番外 笨笨日记
作者:颜凉雨 更新:2019-10-20

我叫笨笨,是一只有着纯正血统斗牛犬,我祖先可以追溯到14世纪英皇室,那时候人们喜欢要我祖先去挑逗公牛,然后再把对方咬得血流不止。真是个残忍活儿,幸亏我出生得比较晚。据说我祖先们都十分骁勇善战,我想也是,不然早就被愤怒公牛顶到了九霄云外,也就没有机会得到爵位了。哦,我忘了说,其实我是个贵族,请叫我塔特伦.笨笨爵士。

贵族们总是高处不胜寒,因为贫民们总是占据大多数。他们愚蠢,驽钝,甚至不知好歹,比如我主人家那只笨狮子。妞妞这个名字十分机灵可爱,不适合她,所以我决定把我名字赐予这个可怜贫民。

我已经这般大方了,甚至在“女人”送我回来时候勉为其难地舔了口那只笨狗,为什么主人还要抛弃我?难道就因为我啃坏了墙皮?独霸了沙发?不喜欢被套着绳索到楼下转圈?不,我不信,一定是那个贫民向主人进了谗言,我夜晚偷听墙根秘密被发现了!

那是我白开水一样生活里仅存爱好,嗷呜!

我一直知道,那条笨狗嫉妒我体形健硕,眼神犀利,基因优良,尤其是那丑陋中散发强烈美感,那是一种境界……嗷呜!

送我走那天,小主人依依不舍。可我知道,我在他心里只能排第二,第一位永远是大主人,那贫民义父!所以我恨裙带关系!

分开时,小主人用脸蹭我:“笨笨,去了深圳要乖乖听话,不许咬墙皮,不许啃沙发,不许晚上打呼噜,更不许不睡觉往卧室里溜……”

其实我听不太懂那意思,但我心里堵堵,就像好几天没饭吃那种难受,于是我伸出舌头舔他,细细舔,眼睛,鼻子,嘴巴……呃,到此为止,因为我被大主人抓着后颈皮丢进了笼子。

我不知道我到了哪里,漫长旅途中我睡过去好几次。梦里大主人和小主人还是老样子,每天吵来吵去,啃来啃去,最后还躲进被子里打架。我其实特别好奇胜负归属,可每一次都探寻不到。有时候是小主人脸红红笑,有时候是大主人垂头丧气地抽烟,呜,好难分辨。

我终于见到了新主人。可是好奇怪,新主人又是两个。可哪个是大主人哪个是小主人呢,人类年龄好难区分,所以我决定按体形来定性。

小主人是个非常和善温柔漂亮且有眼光人,第一次见面,他就抱着我说:“真可爱。”

大主人是个非常暴躁粗鲁难堪且完全没有鉴赏能力人,第一次见面,他就指着我鼻子说:“这也太难看了!李闯送它来干嘛?嫌我俩日子太美好?”

我决定暂时放下我修养……咬他。

那之后大主人看我眼神都是很忿恨,我怀疑他会随时扑过来咬回我。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大主人身上有同类气息。

新主人们生活很规律,白天小主人会出去上班,大主人会跟着小主人去上班,到了晚上六点多,两个人才一起回来。然后就会吃吃饭,吃吃水果,看看电视,上上网。那个网真是好东西,因为我总能从那里面听见前主人声音。难不成我两任主人其实是亲戚?

我喜欢吃了睡睡了吃日子,因为那符合我贵族身份。而我也喜欢探寻些小道消息或者秘密,花边新闻总是贵族们消遣。

比如小主人爸爸不喜欢大主人,可小主人妈妈就很温柔。

再比如大主人总喜欢把小主人扑进沙发里,一边嗷呜一边拱拱蹭蹭。

哦,差点忘了,还有个奇怪事情被敏锐我发现了。那就是虽然前任小主人和现任小主人每天晚上对着“网”聊天,但原来前大主人和现大主人是不认识!

那是个很普通晚上,两个小主人照例聊天,“网”里忽然传来前小主人声音:“话说,咱俩干嘛一直语音不视频啊?”

现小主人想了想,说:“还是算了吧。”

前小主人不干了:“你就一点不想我?不管,我连你了哈。”

现小主人好像想说等一等,可“网”里忽然静了下,好像什么东西断了似,接着便传来嘟嘟好像电话一样声音,现小主人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接电话,不过最终好像还是接了。哪知道现大主人忽然扑过来,一下子撞开现小主人,然后自己贴到了网上,前小主人似乎很生气,因为他只有在极度生气时候才会骂:“我□大爷艾钢,整这么大一张脸你想吓死我啊!”

呃,现大主人名字好难听。

“还好意思骂我?你做事不过脑子?视你妈个频,要再换回来咋办!我可不想跟你……”后面话现大主人没说下去,我偷偷瞄到现小主人在掐他大腿。

前小主人肯定不甘心,但他好像被前大主人镇压了。因为很快网里传出就是前大主人声音了:“不好意思,清誉,小王八蛋……呃,你是?”

“小王八蛋?”

“哦,呵,我说我家小孩儿呢。”

“啊,哈哈,说得好说得好,我叫艾钢,还不知道你?”

“韩慕坤。”

“幸会幸会。”

你看,两个大主人原来不认识吧。不过好像现大主人很喜欢前大主人。这又是个值得探讨问题了,嗷呜,人类真复杂。

前小主人还在骂:“老王八蛋你让开,你总压着我干嘛,哎哎,你往哪儿碰呢,我操视频还连着呢——”

前大主人一定也不希望前小主人和现小主人弄那个所谓“视频”,我能感觉到。我想他俩一定是又开始打架了。现大主人果断地关了“网”,搞不懂,难道是害怕被误伤?

不过前主人们依旧身体健康精神十足。

我,塔特伦.笨笨爵士,对此表示很欣慰。

——20XX.9.17尊贵塔特伦.笨笨爵士于南海沙滩踏浪时偶有所感,故记之。盖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