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有得有失
作者:骁歌 更新:2019-10-20

  第190章有得有失

  “清早起来洗裤头,发现子孙满盆游……”陈放叽歪的哼着淫贱的小调,怀着一颗悲催的处男心情无奈的清洗着自己的小裤头,不过从他有点发浪的歌声中可以感觉出心情不错。

  刚唱了两句,原本沉寂的蛋蛋终于忍不住在黑棍中发错了弱弱的呼喊声:“大哥。其实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哟,你不修炼了啊。”陈放来了兴趣,见蛋蛋半天没有露脸,心里揣测着难道是这小家伙要像我借钱?经过缜密分析下,陈放释然了,因为自己压根就是个穷人,而且有着标准的光棍气质,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蛋蛋有点儿欲言又止,似乎像个怀春的大姑娘似的,感觉有那么点羞涩,最后吞吞吐吐道:“大哥,我做错了一件事,希望您能原谅我。”

  陈放心中一跳,在他的印象中,蛋蛋绝对不是那种轻易承认错误的家伙,而且这家伙脸皮特厚,一向以剑灵高傲的自尊自居,看来此事不简单。陈放暂且放下了手中的裤头,俨然摆出一副好兄长的摸样,循循善诱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我肯定会护着你,你就安心的说吧。我原谅你。”

  “真的?”蛋蛋如释重负,语言中充满了喜出望外之情,但依旧没有从黑棍中出来。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这大哥虽然表面上和颜悦色,但是肚子里坏水太多了,有点儿怕怕。

  陈放很有点哥们义气的将湿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俨然标准的“乔峰”形象,义薄云天,豪气干云道:“蛋蛋,大哥我为人你应该很清楚才是,难道是那种说一不二——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

  好险说了实话。陈放心头抹了一把冷汗,差点把说一不二这等毁三观的词语说出来了。

  蛋蛋听得一头黑线,虽然内心表示十二分的怀疑,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反正有躲在黑棍里面,就算陈放发飙,一时半会也拿自己没办法,索性把心一横,羞涩道:“大哥,那日你灭了谢斌,夺得他储物袋的时候,我偷偷了顺手牵羊了一把,从里面偷了一本烈火堂的功法,正好是筑基修士修炼的。”

  “真的??”陈放有点儿喜出望外,他娘的恨不得抱着蛋蛋亲两口才好啊,如今他浑天丹在手,最缺的就是筑基期的心境,没想到蛋蛋如此体贴,这是好事啊。绝对的好事,一定要原谅,要大大的原谅,而且以后要鼓励他高度的发扬“三只手”的精神,为大哥谋福利。

  鉴于陈放高度的表扬和肯定后,蛋蛋都有点夸的脸红了,就连笑声也机械性起来。按照原理来说这很不符合蛋蛋的风格,可在黑棍中的淡淡早已是汗流浃背,苦笑连连,甚至恨不得一头撞死就好。

  陈放倒是毫不客气的在储物袋里翻出了那本心经,仔细一看,喃喃道:“赤炎心经。”,粗略翻看了一下,其中图文并茂,注解的非常详细,不过听说烈火堂最上乘的经法应该是“烈火圣经”,是一本心经和功法并存的秘笈,不过这东西在烈火老祖的手上,陈放不敢奢望。不过这本赤炎心经恰恰就是冲“烈火圣经”中演变而来的。

  有此可见,瞿斌对自己的弟子谢斌还真的不错。不过虽然只是阉割版本,但是确是完整的筑基期修炼功法,陈放不禁遐想,那张公锉老小子有着瞿斌的储物袋,不知是不是有着更上乘的功法或者心经呢?

  陈放早已被喜上眉梢,差点连脖子上的青筋都笑爆了。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要找个时间套套张公锉的话,若是有更高的宝典的话,他倒是不介意来个等价交换,若是不行,就算是坑蒙拐骗偷也要从张公锉哪里搞过来。

  陈大笑脸非常满意的将赤炎心经放入了储物袋里,顺便在储物袋里拨弄了两下,想搞几个灵石犒劳蛋蛋。这不掏不知道,这一掏,脸色是越来越黑,越黑越紫,最后两个鼻孔开始散发出若隐若现的青烟。

  顿时暴跳如雷道:“蛋蛋,我的灵石为啥少一大半啊?”

  “大哥,你不是说原谅我的吗?”蛋蛋有点儿心虚,就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当日在黑石拍卖会上,看着出现黑棍这等上品法器,他心里激动啊,结果一激动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将灵石当成旺旺雪饼在啃。

  直到陈放拍卖下这根上品发起后,蛋蛋才终于明白,自己竟然在紧张的情绪下吃了近十万颗灵石,那吃相更是犹如猪八戒吃人生果,连味道都试出来,简直就是囫囵吞枣。在紧张而饥渴的心情下,几万灵石瞬间灰飞烟灭。

  “我艹!”陈放瞬间骂出了口,很没节操将手上的湿漉漉的裤头一把摔在地上,毫无节操道:“一马归一码,罪无可恕!”

  “大哥,这本就是一件事啊。我只是还没说完啊,是你太激动不给我机会说下去啊,你开始还不是表扬我来着吗?”蛋蛋原本想着顺一本心经可以将功补过,不过看陈放这快暴走边缘的节奏,看来此事很难善了,一颗小心肝差点蹦到地上。

  “去你娘的。什么一件事?着他娘的就是两件事。蛋蛋,你给老子出来。”陈放口水都蹦出一丈远,那声音跟打雷似的,只怕现在是见了谁都跟欠了他两百万的仇人一样了。

  “不出来。我坚决不出来。”开玩笑。傻子才出来。蛋蛋的光棍气质早已从陈放的身上完整的继承下来,而且很有点龙爷的风范,说不出来就不出来,这出去还不变成烤乳猪啊。

  “你不出来是吧?”陈放左走右晃的,很想从地上捡个什么板砖之类的东西,砸死着该死的蛋蛋才好。淡定?淡定是个啥,他早已忘记的干干净净,你叫一个掉了巨款的人去淡定,这不等于火上浇油,换了谁都他娘的淡定不起来啊。

  “大哥,你不是说了绝对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你自己说的,你原谅我的!”蛋蛋虽心虚,但是始终有点儿凭借,那就是给陈放带高帽子。

  不过他这次彻底失算了。事实再次证明,陈放压根就不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而且无赖的气质比张公锉有过之而无不及,硬是把将功补过这担子事拆分成了两件。为此整整对着黑棍咆哮了一天,蛋蛋早就吓的心胆俱裂,哪里还敢出来,最后干脆装聋作哑,学着龙爷继续沉寂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