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爱洪基v33v 更新:2019-10-20

听着教堂着播放着的结婚进行曲,夏沫只感到紧张十分。小心翼翼地慢步,心怕一不小心就会踩到那条纯白的婚纱然後与地下来一个亲密接触。

掌心感受着工藤优作的温柔,眼睛紧紧盯住在不远处站得毕直的身影——黑羽快斗。

不同於以往怪盗基德的白色西装,现在穿在快斗身上的是一套黑色的西装,令夏沫觉得新鲜。眼睛就一直定着,久久不能移开。

众人一见到夏沫便立即噤声,纷纷安静地观赏着这重要的一刻。

一步,一步。彷佛过了千万个世纪,终於来到快斗的身前。优作满脸不舍地把夏沫的手交给快斗。“我女儿就交给你了,好好珍惜啊。”

快斗认真地点头,与夏沫十指紧扣,再次提步走到神父前。

简单而隆重,神父把两份结婚证明书及结婚誓词交到二人手中。

“我,黑羽快斗。愿意娶你工藤夏沫为我合法妻子。与你渡过下半生,无论身体疾病,贫与富,都会一直爱你,守护你。不离不弃只爱你一个。”快斗微笑,念着那段看似简单责任却沉重的誓词。

“我,工藤夏沫……愿意嫁你黑羽快斗为我合法丈夫。与你渡过下半生,你渡过下半生,无论身体疾病,贫与富,都会一直爱你,守护你。不离不弃只爱你一个。”念着念着,夏沫眼前竟带有泪光。

终於走到这一步了。互相对视,眼中只有对方,在这间教堂中,在众人见证之下……

“现在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神父带着祝福,对二人宣布。

快斗已迫不及待地低头吻着夏沫,紧紧地,紧紧地抱着。毫无保留,不再是以前的点水一吻,亦不是以前的青涩。而是带着思念,带着抑压。

夏沫被吻得喘不过气。

喂喂喂,吻完没有啊,大家都在看……夏沫心中无限地想着。

终於在夏沫快受不了时,终於停下来了。

“黑羽夏沫,再也不要离开我了。”

“想离开也难啊……”夏沫笑着,笑得很幸福。眯起眼,嘴角上扬。

这就是属於黑羽快斗一人的「天使的微笑」。

数年後。

“啊!绫奈!别跑啊!”一个女人欲哭无泪地在屋中追着一个名叫绫奈的小女孩。“黑羽绫奈,再跑我就不带你去找爸爸喔!”

听到爸爸,小绫奈停下脚步然後扑向女人的怀里。“亲爱的妈妈~”

“就知道绫奈只爱爸爸!”女人不满地嘟囔着,帮小绫奈穿上手中的粉红色外套。“可恶的黑羽快斗,把女儿对我的爱都抢走了……”

“夏沫,那你就嫁给我啊。”突然传来一把带有些小稚气的童音。“保证你幸福。”

“大树!”夏沫开心的揉着名为大树的男孩的头发。“幸好我还有乖儿子!”

“我是说真的啊,夏沫!”大树叉着腰抗议。

“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妈妈!”夏沫瞪着眼前大约七岁,和黑羽快斗长得相似的男孩。

“妈妈!不要管混蛋大树啦,快去找爸爸!”绫奈费劲地拉着夏沫的手,拼命的想出门。

夏沫深感无奈,为什麽自己的孩子一个爱爸爸多一些,一个爱妈妈多一些。鸣鸣,我的女儿眼光也太不好了吧?!

一手牵着女孩,一手牵着男孩。夏沫走向今天的目的地,东京巨蛋。

天才魔术师黑羽快斗的魔术表演,吸引着数以千计的观众,看来即使黑羽快斗结婚了,人气依然不减。夏沫他们走到後台,正好见到刚表演完的黑羽快斗。

“爸爸!”绫奈使劲冲到快斗的怀里,黑羽快斗溺爱地单手抱起绫奈,在绫奈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爸爸告诉你喔,今天大树又向妈妈求婚了。”

“蛤?黑羽大树!你不想活了吗?”用着空闲的手轻拍了大树的头顶一下,使大树翻了个白眼後,马上挤出眼泪望着夏沫。

“妈、妈妈…鸣……爸爸又打我了……”大树看似哭得伤心,实质心里笑翻。

“黑羽快斗!你又弄哭他了?”夏沫抱起大树,瞪着一脸无辜的黑羽快斗。

场境就是这样,快斗手上的女孩开心地偷亲快斗,快斗扁着嘴巴可怜兮兮望着夏沫,夏沫怀中的男孩对快斗露出胜利的笑容。

夏沫只感到无奈,为什麽他们一家就得这样相处?只是……在心中其实明白,这种生活很幸福。

从今,也会一直幸福下去。

【完】

完了耶?番外就不定时发布吧,最近要准备公开试。(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