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天字第一盗之首
作者:棠主 更新:2019-10-20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眼看着两个大活人就此消失在人间,其他人心惊肉跳,脚步连连后退。

这就是破坏之剑的威力!

那戒玄眼看韩陵的两名弟子为护自己丧身于刘越剑下,悲愤长啸。那刘越之剑却未停下,毫不留情地朝戒玄砍了下去。

大地间仿佛绽开了一朵无比耀眼的白花,花**人,花瓣庞大,夜幕在一刹那便如白昼般亮了起来,在刺眼的光芒中,人们隐约看到一个绰约的影子,挡在了戒玄之前,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

待那光线渐渐暗淡下来,夜幕再度昏暗的时候,人们才辨清了来人。

“钟小于,你没死么?”刘越眉间有一丝困惑,语气却是冰冷。

“不许你们伤害我师傅!”

钟小于挡住刘越之剑的,正是那湛青。他赶到此地,刚好见到挡在戒玄身前的两人如烟尘落地,戒玄面对刘越危在旦夕之时,他没来得及多想,抽剑便跃到了戒玄之前,总算拦下此剑。

刘越回抽右手,随手一挥,无数剑光便射了出来。

钟小于舞剑以挡,但身后戒玄却被几点剑光射中,身子朝后飘了出去,而剑光却一波又一波地如涟漪般漾了开去,剑光追袭,钟小于看着毫无招架之力的戒玄焦急:“师傅!”便欲转身护助,但那刘越早挡在了他的去路,“哪里去?把湛青剑拿来。”

而在这个时候,山林居那处,矗立的白幕忽然啪地一声发出如放鞭炮般的巨响,随后,裂成千片万片飘了下来。刘越一时停止了动作,而钟小于想到金子与肖司奇,亦是一愣,同一刻,空中伸出了一条银色的鞭子,将如枯叶般坠落的戒玄的身子卷了起来,随后拉了回去。

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吴雪萤,扶稳了戒玄的身子,那戒玄却颤抖着,喷出一口热血。

白色的纸屑摇摇晃晃地飘飞着,仿佛是桐木水下起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不,是真的下雪了。纸片中夹带着点点的雪,降在人们心头,无比冰凉。

钟小于见戒玄无事,松了一口气,再回看刘越与方之介,“你们,真的就是师傅所说的魔人?”

“不,错了!”

听到这个声音,钟小于眼皮一跳,“金子?”

就在纷飞的雪花中,有一个影子一闪,真是金子!大概是用瞬移到达了此处。

不过此刻他看起来却是一脸倦容,身上衣裳凌乱不齐,喘息粗重,一手搭在了刘越的肩膀上。

“真是狼狈,收拾掉皮影师了么?”刘越问。

“我跟他,平分秋色!”金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钟小于看着遍地的尸首,再发现山下桐木水城已经形成废墟,担心着知岳书院的众人,怒喝:“你们天字第一盗害的人还不够多吗?一个是天字第一盗的手剑,一个是天字第一盗的军师,那他呢?他又是天字第一盗的什么?”

“小于。”被吴雪萤搀扶着的戒玄,大口喘着气,“他就是,为师所说的魔人,破了姚朱子师尊的封印逃脱的魔人。”

“你,是魔?”钟小于心头忽然一紧,不知道是因为惊异,恐惧,还是其他别的,握着湛青剑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可是,他看起来,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

“很多事情不能单看外表。小于,他就是魔,就是害了我们慧道掌门以及长门弟子,唤醒妖物兴风作浪使天下大乱的魔!”

钟小于手一紧,天气很冷,他的心也很冷,但头脑,却躁热起来,有汗,从额头渗出,一双眼睛死死地看着方之介。

“不,他是首领!”金子站直了身子,走到了方之介身边,“方公子是我们天字第一盗的首领。”

“什么?”钟小于,连同在场的人,几乎都失声叫了起来。

“如你所见,天字第一盗的首领,便是我,方之介。”一直坐着未动的方之介,这个时候抬头,微微眯缝着眼望着钟小于,“有意见吗?”

“可是,戒杀,戒杀不是天字第一盗的首领吗?”钟小于想起了戒杀,心里又是一痛。

“那不过是个幌子。”金子盘坐在雪地上,“戒杀不过是表面的首领,天字第一盗真正的首领,是方公子。也就是说,钟小于,真正的天字第一盗并没有被你们剿灭,我们还有七个人,除了你眼前所见的首领、方公子,手剑、刘越,以及我、军师,天字第一盗其余的四个人,还好好地活在世上。可笑,朝廷以及你们竟然还以为天字第一盗已灰飞烟灭了呢!”

“那么,戒杀他们是为什么赔上性命的?”钟小于悲愤。

“我们需要很多的人,替我们完成我们要做的事,而戒玄所带领的天字第一盗,为的便是夺取有可能在拍卖会上出现的湛青剑或是诡杀剑,虽然这任务并没有完成,不过既然湛青剑还在你手上,现在便可以达成了。”金子说完,却是躺在了雪地上,“至于夺剑的人,当然是刘越了!”

“哼,废话可是说了一箩筐啊!”刘越冷哼。

“别介意。那肖司奇很难缠,现在我困得浑身无力了,先让我打个盹才行。”金子说完,竟真地在这天寒地冻的山上鼾声如雷地睡了起来。

“你们手上不是有含宵了吗?为什么还要湛青与练影?”戒玄才问出口,想到了什么,神色大异:“你们想集齐三大圣剑?难道——”

刘越沉默,没有回答。

“破坏之剑?含宵?在哪里?”钟小于亦是吃惊。与湛青剑并列为三大圣剑的练影,之前曾在朱延手上出现过,但破坏之剑也在桐木水,他却是没有想到的。

“他的右手,便是破坏之剑。”

难怪,在卫丘的时候,刘越劈倒卫丘楼易如反掌,而劈裂桐木水的三山,亦如劈泥般简单!

“既然如此,不如看看,到底是我的破坏之剑厉害,还是你的吞噬之剑厉害!”

刘越的右手一横,手腕一翻一挫,便己搅起漫天光芒,同时融点、刺、撩、划、挑、劈于一招之中,但见剑影绵绵密密交织于空,似无数精灵旋舞飞掠!其招此次又快又狠,又诡又奇,众人只觉得似有万道光芒以刘越为中心迸射而出,夹起劲风阵阵,连那往下落的雪花亦随势往上升起绽散。那种无形劲气使众人胸口有气闷之感,似乎呼吸也不匀了,不由齐齐退了一步。

钟小于一时手忙脚乱,慌忙招架,一边运起浑身炼气形成柔之势防御,一边挥剑迎击。

只听“叮叮”连番剑吟,钟小于身上已中几剑,而他所出几剑却如泥牛入海,无功而返!而其身上之势,竟在中招之时,如砖石崩裂般断裂开来!钟小于的身子在刘越的剑气包围中横飞了起来。

“小于!”

戒玄与吴雪萤,还有阿部,一起跃了出去,接住了钟小于的身子。

“看你的柔之势,不过达到了第一重,而硬之势,也只能勉强算是炼到了第二重,现在的我,硬之势虽然没有达到第六重,却介于第五与第六重之间,实力悬殊,你以为你有取胜的机会吗?”刘越问。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六^九^中^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