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
作者:没有烤焦的烧鱼 更新:2019-10-20

“咚咚咚”地声响,少宇终于把最后一块木板补上后,退了几步稍显满意地打量着眼前这间宽敞却略有些简陋的木屋。

这里附近一带罕有人迹,少宇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在山上自己搭建起了木屋,打算就跟小司两人长久隐居此地。

至少在小司她恢复之前,少宇是不打算带着她随处乱逛了,以免牵扯上天下动乱的局势,惹来一身麻烦。

而他从未搭建过房屋,所以一开始也很是头疼,花费了好一段时间才弄出了这个勉强能居住的两室一厅的宽敞木屋来。

这时,他突然间抬头左右扫视了一下,看见不远处萝莉体型的小少司命,正背对着他静静地蹲在地上,低头不知在做些什么。

他低叹了一声,走过去,也在她身边蹲了下来,毫无意外地看见她双手的泥泞以及地上一朵刚被栽下的小小野花。

“我不是说过了么,就算你喜欢植物,但也不能把自己弄得太脏啊。”少宇放下手中建筑房屋的工具,径直地握住小少司命沾满泥土的小手,往不远处的一条溪流走去。

少宇拉着小少司命的手,走至河边细心地为她清洗着手上的泥土。

可是少宇越帮她洗,就越发现她身上沾上的灰尘就更多,就不由得更是长叹一口气,索性干脆地道:“看来,你又该好好地洗一次澡了。”

“嗯?”小少司命歪了歪头,仍旧静静地望着少宇。

少宇放开小少司命的手,立刻回屋去熟门熟路地忙活起来。

先是在一个只到他上半身高的木桶里倒入大半清水,紧接着只需紫炎微微燃烧一下,就将清水调到了合适的热度。

尔后再为小少司命在房间里面放好一套整齐的衣服后,才走出屋外,拉起小少司命的手朝屋子里面走去。

走到木桶旁边,少宇伸手指了指木桶:“小司,快洗澡去。”

“唔!?”小少司命不解地抬头看着少宇。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我不是好好地教了你好几遍了么?”少宇沮丧地抚额,或许是因为少司命她少了一部分魂魄的缘故,在很多方面都有些很难理解旁人的意思,这一点倒是让少宇他费尽了不少心思。

“脱衣服。进水里面去,洗干净身子,然后出来穿衣服!”少宇在详详细细地给小少司命叮咛了一遍,并且还打着手势,指着木桶,又指着旁边的干净衣服。

小少司命安静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像是明白了一样,乖巧地自己松开握着少宇的小手,伸手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我不是强调过了吗!!?不要在我面前脱衣服啊!”少宇慌忙转过身去,气急地大叫道。

把衣服脱得干干净净的小少司命懵懂地看了少宇一眼后。随即咬着手指思考了一阵,思考不出什么来之后,才转身迈开小步往木桶走去。

听到身后面的脚步声,少宇这才松了口气,脸上欣慰的笑容刚浮现出一半。就听到了身后木桶倒地的“砰”的一响,以及桶里的水洒落地面的水声。

“怎么了!小司!?”少宇慌慌张张地回过神来,就看见木桶躺倒在地面,桶里的水都流在了地面上,将整个房间都浸满了水,而小少司命则是也摔倒在木桶旁边,赤白的小小身体沾满了热水。愣愣地看着少宇几秒,然后……眼睛慢慢湿润转红。

“小司,摔到哪了?还是说,被水烫到了!?”少宇哪里顾得上太多,心急地细细查看着小少司命身上有没有摔伤或者是烫伤的痕迹,观察了一会儿。发觉没什么异常后,终于放下心来。

这时候他才发现,小少司命已经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手臂,牢牢地不肯松开,安静的小脸上泪眼通红地抬头看着他:“师傅……”

“好吧好吧……看来还是只能让我帮你洗了。”少宇无奈地叹了好大一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神,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朝小少司命的白板体型看去,径直单手抱起小少司命,另一只手则开始整理乱成一套的房间,再次准备另外的衣服以及热水来。

这一次之后,少宇又一次下定了决心,必须要尽快让小少司命她学会自己洗澡,不然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了!

……

六年后。

昔日的简陋木屋在少宇一次又一次的完善下,竟是成了一间小小的宅子,家具一类等都是一应俱全,生活方面也是方便了许多。

天明他们等人得知少宇找到少司命,定居此地的消息后,也曾寄过消息来,说要来这里和少宇他聚一聚,但都被少宇狠狠地拒绝了。

其原话就是——

“你们还没搞好你们的麻烦,就别来这里!要是谁敢在小司的记忆没彻底恢复时把麻烦带来这里,我就拿着炎殇把你们全都给砍十段八段!!”

故而,最后天明他们和少宇之间还是只有书信来往,所以少宇倒是和小少司命安安静静地度过了这六年。

“小司,学我一样,秦国的文字应该这样写。”深夜,少宇陪着已经十六岁,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的少司命在桌子边练着字,少宇一边自己执着笔写字,同时严肃着脸色教导一边满是苦恼神色的少司命。

虽然要远隔俗世,可总得教会小司她读书识字。所以少宇也只能靠着自己去学七国的文字,然后再自己充当老师去教导少司命。

幸而武功大成,记忆力与理解能力都得到提升,学习七国的文字也不困难,少宇才有信心去好好地教导少司命。

可是,少司命她这六年来,还是表现得跟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任凭少宇再怎么去教她,更多时候还是一脸懵懵懂懂地望着少宇。

少司命看了看自己已经写了上百个的秦国文字后,安谧的小脸转过去看向少宇,露出了一抹可怜兮兮的表情。

“师傅,我困了……”

少宇哑然片刻。心底默算了下时间,确实也不早了,就点了点头:“好吧,不过你的字还没写够。记得明天要补回来。”

少司命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继而她突然伸手拉了拉少宇的衣袖,低声道:“师傅,今晚我要跟你一起睡。”

“不行!”少宇断然否决,语重心长地道,“小司,你已经长大了,已经十六岁了,所以乖乖地继续自己一个人睡觉去。”

“我就要去你那里。”少司命紧拉着少宇的衣袖不放,坚定得就跟她此刻的语气一样。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少宇让自己冷下脸色。“难道小司不听师傅的话了么?”

被冷起脸色的少宇吓到的少司命飞快收回手,低头略为委屈地道:“我知道了,师傅你不要生气。”

“听话就好,回去睡觉。”少宇缓下脸色,抚了抚少司命柔顺的紫色长发。柔声道。

“嗯。”少司命点点头,轻轻地打了个呵欠,起身朝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

少宇看着少司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后,就摇头叹起气来。

自从三年前,少司命在少宇细心照料下,也开始茁壮成长,很快地就有了少女的曲线。

原本小司就一直粘着少宇。晚上睡觉两人自然也是同寝。当然,在少司命身体还未勾勒曲线出来前,少宇还是不会太过在意。但随着少司命的长大,少宇发觉自己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便开始逼迫少司命她独自在另外一个房间睡觉。

当然,少司命她肯定不愿意。可被少宇假装生气地一吓,就只好乖乖同意了。

不过,也会有偶尔的时候,少司命抱着枕头半夜偷偷地跑到少宇的床上去。

少宇自然清清楚楚,但也不忍再赶她回去。只好默不作声地假装睡着,任少司命也安心地在他的身边睡下。

这一夜,少宇刚刚熄灯躺下没有多久,就听见自己的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少宇当然听得出来偷偷进来的肯定是少司命,不过他想到在大厅上少司命的祈求模样,就不忍心起来,默默地在心底道:“罢了,随她一次吧。”

少司命命掩上房门,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少宇的木床,安安静静地在少宇的身边躺下。

少宇闭着双眼没有动作,听见身边的人儿放心地小小松了口气,随后感觉到少司命身体挪动着向他贴近。

少宇微微蹙眉,但还是没有多做反应,依旧假装在熟睡中。

少司命见少宇没有反应,就轻轻地低声呼唤道:“师傅——师傅——”

这时候,少宇也开始感觉疑惑起来了,因为少司命即使半夜来这里,也只是安静地在他身边睡下,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来呼喊他试探他有没有醒着。

少司命呼唤了数声,确认少宇没有反应后,身体就慢慢地靠了上去,双手轻柔地抱住少宇的身体,将自己贴在了少宇的胸膛之上。

一瞬间,少宇清晰地感受到了少女的凉凉温度,以及身前的两处柔软磨砂着他的身体,还有扑入鼻中的处女幽香,这都开始狠狠地刺激着少宇脑中的某根神经。

这时少宇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他睁开眼睛,低喝道:“小司,你干什么?!”

少司命慌张了一下,但依然紧抱着少宇不放,茫然地与少宇对视:“师傅,我不知道……但我喜欢这样抱着师傅,不可以么?”

“不行,你快回自己的房间!”少宇喝出声来,身体就要挣扎着离开少司命的双手。

少司命更加紧紧地抱住少宇,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难道师傅你不喜欢小司么,小司不想跟师傅分开啊。”

“不是这样,你还小,所以你不懂!”少宇受少司命哭泣的样子影响,止住了自己的动作,但还是摇摇头道。

“小司是不明白,也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小司总会想叫师傅叫做‘少宇’,也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总觉得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师傅一样。”少司命抽泣着,将头埋在少宇的胸前喃喃道。

少宇顿时瞪大了眼睛,只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跳得快到即将要跳出嗓子眼的地步:“小司……你、你记起什么来了?”

“小司跟师傅说的一样,很笨很笨,所以小司很多东西都记不起来。小司只是记得。小司跟着师傅做过一样很舒服的事情。”小司眼睛带着哭过的红润,稍稍抬起,随后在少宇愕然的目光中,她笨拙地对着少宇吻了下去。

笨拙而小小的舌头主动伸出。不知所措地在少宇的唇上滑动着,她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几乎急得又要哭出来了。

少宇眸中渐显柔意,他伸手环抱住少司命的身体,也同样把对着少司命的香舌迎了上去。

两人的吻在少宇的缠柔下,持续了许久。

最后少宇放开少司命时,少司命也只剩下大口喘气的份,小脸满是通红,身体也开始渐渐发热,粉红色染上她的肌肤。多了数分诱人的可爱。

“少宇——师傅!小司,还想要更多,但不知道到底想要什么……少宇,帮帮小司,好不好!?”少司命目光迷离。口中喃喃着,“小司想要记起更多东西,想要记起有关师傅更多的事情。”

少宇轻抚着少司命滑嫩的脸颊,他阖上双眼,最后下定了决心,再次睁开双眼后,紧拥着少司命翻了个身。将少司命压在了身下。

少司命皱起眉头,有些不舒服地扭动了一下身体,低低呜咽道:“师傅,你压得我有些透不过气了。”

少宇松开一部分,顿时少司命眉头舒展开来,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了下身体。让自己更加贴近少宇。

少宇浅浅地吻落在少司命的脖颈间,一寸一寸地顺势而下,锁骨、山峰、肚脐,只惹来少司命一阵阵“咯咯”的笑声:“师傅,好痒啊——”

少宇空出一只手。伸入她的衣服内部,轻轻地在少司命的胸前柔软上挑拨着,自己则埋入了穿着零散衣衫的少司命的下身。

少司命的笑声渐渐低弱,换之而来的,是轻轻的呻吟之音。

在少宇的吮舐、挑弄下,即使这时的少司命不懂任何男女之事,身体也开始越加发热,难以忍受地挣扎扭动起来。

这时,一指微微突入,少司命感觉到身下的异物感,疼痛地呜呜一声,但尔后少宇把手收回,她才身体稍稍放松,睁眼茫然地望着少宇。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少宇的手指正在轻抚着那一处,而自己的体内则像是有着什么暖流朝着下身流去,舒服得让她眯起了眼睛来。

“小司……接下来,忍住一会儿的疼痛。”少司命听见少宇在耳边细细低喃,还不理解即将发生什么事,就只模糊地感觉到少宇身体一动。

她喉咙处发出一声小猫一样的悲嘶,痛苦地呜咽起来,很想挣扎,可身子都被少宇的双手紧紧压住。

疼痛、疼痛、说不出的疼痛,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幕幕的画面在脑海闪过,少司命就不由得像是失去了抵抗的力气,身体自己动了起来一样,迎合着少宇。

视线里一片摇曳,黑暗的房间里面无论什么也看不清,只有少宇炽热的呼吸打在耳边,以及不断地低声轻呼着她的名字:“小司,你可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快记起来吧?我求你,小司……”

暧昧的身体不断前动,少宇拖长的喘息声,越加猛烈。

少司命双手不禁同样紧抱着少宇,似是眼前有光明炸亮,耳膜嗡嗡地轰鸣,头脑中一片空白。

少司命不知不觉中,也开始低低呼唤着少宇的名字,呼声随着少宇的动作开始渐渐嘶哑而杂乱,最后一声急促拉长的低喊过后,少司命浑身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软软地躺落在床上。

她在这阵模糊里面,已经听不清楚,身边的少宇在说些什么,很快地就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夜,似若痛苦而甜美。

……

晨曦的阳光洒落,少宇紧闭的眉睫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后终于缓缓睁了开来。

他眯着眼,适应了一阵阳光后,才忽地记起了昨夜所有的事情,连忙扭头看向自己的身边。

身旁,是一双早已等候着他醒来的紫水晶般清澈的眸子,里面一如既往得透彻、迷人,这时带上淡淡的柔意:

“少宇,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