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伴随一生(完)
作者:艾晓蕾 更新:2019-10-20

很快,全国大赛的日子到了,就在今天。

在家已经好好休息几天的单飘雪,此时在房间里换上了一套白色嵌着银色水印花纹的连衣裙,镜子前的那张精致的小脸明显恢复到以往的红润,昨晚好不容易说服爸爸妈妈今天想去看比赛,所以今天她起了很早在准备了。

换好衣服后,她今天披着头发,没有像平时一样扎起来。把出门的必备品拿上放进包包后,挎上包包便转身出门了。

“小雪,路上小心知道吗?”佳子依然不放心的看着正在穿鞋的单飘雪,这个孩子现在怀孕了,身体难免还是有些负担。

单飘雪穿好鞋,拿起长柄的遮阳伞对妈妈安然一笑,“就当出去走走,而且精市和国光哥哥他们都会在那里等我”

“好吧”佳子说不过单飘雪,只能点头答应。

“那妈妈,我走了”单飘雪打开门,撑开这把乳白色蕾丝花纹的遮阳伞往外走去。

“路上小心”佳子对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背影喊道,只见那位少女回头笑了笑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

今天举行全国大赛的体育里已经坐满了人,离立海大和青学的决赛还要40分钟才开始,这两队分别在不同的场合上休息。

在队员休息时,幸村精市却站在出场口等着一个人,不难看出他望着前方的同时,眼里还带着紧张和担心。

买水回来的切原和丸井看到部长在体育馆外来来回回的走着,他们便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后好奇的走上前去。

“部长,你怎么不进去?”切原问道。

“我在等人”幸村精市心不在焉的望着前方回答道。

“部长,你在等谁?”丸井喝了一口水后,有些好奇的问道,是谁能让他们部长等着火烧眉头,大概心里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没来及回答,就在这时,幸村精市看着眼前一位打着伞的少女缓缓往这里前行时,他急忙跑上前,切原和丸井也顺着那个方向看去,果然想对了,也只有她才会让他们的部长这么反常。

“小雪,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幸村精市马上接过单飘雪手中的伞,主动为她撑起,生怕她受一点累。

“对不起,精市,路上堵车,所以来迟了”看到他一脸写满了对自己的担心,单飘雪感到很欣慰,因为他在关心她。

幸村精市一脸没辙的看了看单飘雪后,才笑了笑。他伸手揽过她的肩,把她往怀里带,然后带着她往前走去。

“不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点都没有做妈妈的醒悟”幸村精市一句极为宠溺又无奈地话一出,只听见不远处“噗”的一声,切原和丸井刚到嘴里的饮料马上喷了出来,还溅了一脸。

“什么?”切原瞪大双眼惊讶的看着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的这两人,嘴唇颤抖了几下,才吃力的挤出话来,“部。。。部长,你说小雪要当妈妈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听到的,身旁的丸井也是把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单飘雪只是微微笑了笑,而幸村精市是很坦然眼里带着柔光的看着身边的她说:“我和小雪很快就要当爸爸妈妈了”

“前辈,我头晕”切原直接受不了的感觉自己世界在天旋晕转,这是什么消息,太令人震惊了,他们的部长居然要当爸爸了,心脏一时受不了,他必须要找人发泄才行。

丸井承受能力比切原强一点,所以还站得稳,不过这件事真的太让他惊讶了,没想到之前部长说小雪要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的原因不是身体不好,而是怀孕了,这。。。他需要时间来消耗这个惊天的消息。

“小雪,这里很热,我们进去吧”错开这两位少年怎样的表情,幸村精市带着单飘雪进去,因为他现在哪有心思顾虑别人,生怕这位少女累着,热着。

两人呆呆的目送部长他们离开后,切原马上把手中未喝完的饮料丢到垃圾桶里,然后抬手抹去被溅到脸上的水渍后,兴奋极得说:“我要告诉副部长他们这个好消息”

话刚落音,切原快速往里跑去,缓过神来的丸井也丢掉手中的饮料罐紧忙跟上前去。

单飘雪来到这露天的体育馆里,忍不住的停下脚步,一眼望去,四周已经坐满了人,广阔的场地里已经被一片人声所占据,看着这一片人山人海,她就想起了过去,那时候她和妈妈也在这样相似的地方,看着爸爸的比赛。

深深的怀念起来,她的眼眶就忍不住一片湿润,没想到她还有机会站在这样的体育馆里,抱着同样的心情去看比赛,为重要的人加油。

“怎么了?”幸村精市搂紧单飘雪,担心的看着她突然眼睛红红要哭的样子。

“没什么”单飘雪微微一笑,指轻碰眼角,抹去水珠,她应该要开心才是。

两人紧紧的相依站在人群中,却已经成为周围注目的焦点,四周的人都忍不住的侧目看了看,还有带着惊讶的目光接头交耳起来,没有谁不认识那位立海大的王者幸村精市,然而让他们更感兴趣的是他紧紧搂在怀里的那位少女,大家都在猜测他们两人的关系,而且这女的美丽动人,男的绝美炫目,一看就是天生的一对。

“那不是小雪吗?”坐在不远处的向日岳人一副吃惊的看着前方那对男女说道,然而他的一句话分别让坐在身旁的其他队员纷纷转过头往那个无法不成为注目焦点的地方看去。

当看到幸村精市怀里的那个人时,忍足侑士那双明亮的紫眸里荡起波澜,闪过震惊,意外后又平复下,看到终于回来的她后,心也放下了,那一张无不一让人感觉到的幸福笑颜,让他心里得到一丝慰藉,现在的她真的已经找到了所需要的幸福了,就像当初说的,希望他们下次见面的时候,看到她真正的幸福微笑。

忍足侑士收回视线,抬头望了望今天很蓝很蓝的天,眼里带着了一抹希望,希望迹部也可以想明白他要的幸福是什么。

“小雪,小雪”在人海茫茫中,单飘雪听到了一道较为熟悉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于是她环视着四周,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抬手对自己叫着挥手,她笑了笑的回头看着身边的幸村精市说:“精市,我可以过去吗?”

幸村精市抬头看了看那个叫单飘雪的人是一个女的后,便松开了手点点头,温柔地说:“不许乱跑知道吗?比赛完我就接你回家”

“嗯”当单飘雪要转身时,“等等”突然幸村精市又拉住她的手叫住她。

“精市,怎么了?”她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给我的加油吻”没等单飘雪反应过来,幸村精市便低下头吻住她的唇,这一幕让在场的人都不禁倒吸了口气,随后爆炸式的沸腾了起来,果然想对了,这位神之子和这个女孩是男女朋友。

不过也太胆大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吻,有点夸张,也让人看到羡慕。

“喂喂喂,这个幸村精市是不是有点像我们部长的作风?凤”宍户亮呆呆的看着前方,用手肘点了点身旁的凤长太郎。

凤长太郎只是耸耸肩,不做回答,而其他队员也已经纳木住,心里都在喊着,不是很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忍足侑士只是有趣的笑了笑后,转过身,看来他说的没错,单飘雪这个人身上有一股很神奇的魔力,会改变所有愿意接近她的人,这也包括那位帝王迹部景吾和这位王者幸村精市,还好他没有陷入进来,忍足侑士这时为自己没有尝试感情的事而感到庆幸。

“看到了没有”切原拉着丸井的衣服兴奋极了的看着部长他们说道。

“部长要当爸爸了,等全国大赛结束后,我要叫他请客庆祝”站在身旁的仁王似乎对于部长要当爸爸的消息没有多大的震惊,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里想着怎么去讹诈这个腹黑部长。

而柳莲二他们只是沉默不语,心里承受能力强,再大的事他们也能接受,真田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幸村精市和单飘雪,然后再看看切原一人在那犯傻的兴奋劲,突然觉得这些人是来比赛的,还是来干什么的,简直太松懈了。

在青学的那群少年看着这一幕后,也是大眼瞪小眼的,这也太超出想象了,上次见面后就多半可以猜到单飘雪和这位立海大网球部的部长的关系,可是现在又确实后,心里还是有堆积不完的惊讶及激动劲。

手冢国光也只是看了一眼后便转回到网球场上,而站在身旁的不二周助也只是眯眼轻笑过后,收回视线,他终于知道那一次单飘雪紧张回头对别人口中突然叫“精市”的名字,所在意的人是谁了,原来很早,那位叫幸村精市的人就已经走进她的心里,他是彻底被打败了,他们确实很适合。

收回唇的幸村精市,看到单飘雪又一次脸红着低头,他笑了笑的伸手抚平单飘雪额前刚刚一路走来被风吹乱的刘海,“小雪,等着我”等全国大赛结束后,他还有一样东西必须交给她。

“嗯。。。”单飘雪轻轻的点了点头,“精市,加油!”说完话,鼓足勇气抬起头对他加油微笑后,便转身离开。

目送她远去,然后看到她安全的坐到座位上后,他便安心的回队了。

“小雪,小心点”奈奈子让单飘雪坐到自己身边,然后帮她拿过遮阳伞放到一旁,看着这位依然还在脸红的少女笑了笑说:“他就是小雪的幸福吗?”

“嗯”单飘雪点点头,眼里是藏不住的幸福,“也是宝宝的爸爸”

“是吗”奈奈子再一次抬起头看了看远处那位站在一群少年当中最显眼也是最出众的蓝发少年后,她为单飘雪感到高兴,“小雪今后一定会很幸福的”

“嗯,一定会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她和他都这么一直一直的幸福下去。

“你的手伤好了吗?”奈奈子拿起单飘雪那只已经拆去纱布的手腕看了看,看到那一条被留下的淡淡伤疤,她很心疼。

“已经好了,奈奈子姐姐”单飘雪看到奈奈子对自己心疼的样子,她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关系的,留下这条伤疤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提醒,教训自己今后不要再做傻事了”

听到这样的话,奈奈子感到很欣慰,“不要忘记你说的话”能看到她从绝望走出,奈奈子为这位少女感到很高兴。

“嗯”单飘雪肯定的点点头,不会忘记的,而且再也不会做那样的傻事了,现在她不是一个人,还有家人。

“奈奈子姐姐,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之前走的太匆忙,没有来得及向你和南次郎叔叔告别”说道这个,单飘雪感觉特别不好意思。

“你又和我客气了”奈奈子实在拿单飘雪没有办法,“如果觉得很抱歉,那今后多去家里坐坐”

“好,一定会去”她这样说,单飘雪心里就得到一丝安慰,一定会去的。

“小雪,小雪”菊丸看到单飘雪来,就坐在他的身后,他就忍不住兴奋的要往前扑,可是还没有起身就被人揪住,当他埋怨的要回头用哀怨的眼睛瞪身后那人时,可是他看到的不是大石,而是手冢国光。

大石在身旁看到手冢国光这一举,他疑惑又好奇,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少年主动揪菊丸的衣领。

“手冢,你干嘛”无论是大石还是手冢国光,只要阻止他的人,菊丸都会像个孩子一样的哀怨看着对方。

“快比赛了,你还是准备热身吧”手冢国光面无表情的说道。

菊丸被手冢国光说的没话顶回去,只能灰头土脸看了看单飘雪后,吸了吸鼻子站在一旁了。

看着这群少年依然是这么精神的样子,单飘雪就忍不住抿嘴轻笑了起来,也知道国光哥哥是在保护他,不然被菊丸前辈这一压,她受得了,肚子里的孩儿可受不了。

不过她看了看这群少年,突然发现少了两个人,“国光哥哥,越前和桃城前辈呢?”

“桃城去接越前了”被问到正题上,手冢国光脸色中不难看出有些担心,比赛快开始了,他们两人还没有回来,不止他一人,包括大石他们也很担心。

“龙马和叔叔去特别训练了,我想他应该会很快的回来”奈奈子也在身旁对单飘雪解释道。

单飘雪点了点头,明显看到国光哥哥他们脸上写担心的样子,也不知道一时说什么好,不过她相信桃城前辈一定会带越前赶回来的。

于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很快第一场比赛就开始了,看着手冢国光和真田纷纷上场后,突然单飘雪包包里那台亚森新给她买的手机响起,她拿起手机一看,是妈妈的电话,她就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妈妈”

“小雪。。。。”因为周围都是人声,所以影响了单飘雪听电话,听不清电话里头妈妈的声音,她便紧忙说了一句“妈妈,等我一下”,然后看了看身旁的奈奈子,“奈奈子姐姐,我出去接一下电话”

“好,要小心知道吗?”奈奈子看着单飘雪说道。

单飘雪微笑的点了点头便站起身往体育馆外走去。

走到出口处安静的地方,单飘雪对着电话说:“妈妈,怎么了?”

“小雪,我忘记和你说了,妈妈一会儿要去朋友那一趟,所以你回来的时候要是我不在家,你可要在家乖乖的,不许乱碰东西知道吗?”电话那头佳子的声音依然是带着不放心。

“知道了,妈妈”单飘雪轻笑着说,“我不会乱碰东西的,不是还有精市看着我吗”

“嗯,那就好,回家注意安全”听到她这么一说,电话那头的佳子也就放心了。

“嗯,知道了,妈妈再见”

“再见”

合起手机,单飘雪感到一丝无奈,这段时间不仅是妈妈,还有爸爸,都是对她一举一动紧张的不得了,虽然很无奈,但是心里却很暖,因为他们都在关心她。

把手机重新放回到包包里后,当她要转身回到体育馆里时,“小雪”身后较为熟悉的声音传来,她收回要迈出的脚步,回头,看到桃城武和越前龙马时,正想要笑,却看到他们两人身后另外一个人时,表情一僵随即恢复如初。

然而那个人看到单飘雪时,也和她一样的反应。

“小雪,你来拉”桃城武看到单飘雪,高兴的笑道。

“嗯”单飘雪点了点头,原本还想向越前龙马招呼道时,可发现这位少年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越前”她试着叫着越前龙马,可是回应自己的只是一双琥珀大眼呆呆的眨巴眨巴几下,完全没有之前那股嚣张,而是跟个普通男孩子一样,带着一股天真。

“桃城前辈,这。。。”单飘雪已经看出来越前龙马的奇怪,她不禁担心的问道。

“越前他失忆了”这件事桃城武也十分的头疼,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

显然也让单飘雪一惊,也不由的担心起来,“越前,你还记得我吗?”她走上前两步试着让越前龙马想起什么,只见那位少年轻轻摇了摇头之时,另一道身影与她擦肩而过,只是冷漠无视的就像一阵不曾留念的微风从她身边带过。单飘雪微楞后,又把心思全部放在越前龙马的身上。

“迹部,谢谢你送我们回来”桃城武对着将要离去的迹部景吾道谢道。

“你还是把心思放到他身上吧,本大爷走了”迹部景吾说完话没有回头的直接走了,可是也许他都没有发现身体两侧的手已经紧紧握着,他又看到她了,当看到那双因为见到自己而微怔随的目光后也不留恋的放在他的身上,他彻底的失望了。

他和她的过去,她没有半点留恋,那么他又何必再一次让自己陷入痛苦当中,就像当初自己说的一样,就当她死了,不曾出现在他的世界里,这辈子他永远不会见她,也会一直恨到她主动来求他为止,可是这样的希望几乎很渺小,她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了,因为她爱的人不是他。

“桃城前辈,我们先带越前回去吧,让前辈他们想想办法”单飘雪紧忙地说道,这件事不是可以忽视的了。

“好”桃城武点点头就带着越前龙马和单飘雪一起走进体育馆里。

场下的比赛依然激烈的进行,而观众席上的大石他们,已经是担心的不得了,因为越前龙马失忆的事真的是他们意想不到的,单飘雪站在越前龙马身边,与他一起看着台下还在努力比赛的国光哥哥,“越前,你还记得你的梦想吗?”

越前龙马两眼茫然的轻轻摇了摇头,可是目光依然放在那个莫名带动他情绪的网球,“我的梦想是什么?”

单飘雪回头看了看越前龙马,轻轻地说:“你的梦想和你的未来相连,也许现在你的心里比我还清楚”她看到他那双眼睛当看到网球时,荡起了一份炽热,那是一股心里永远抹不去的感情,就像她曾经失忆一样,虽然忘记幸村精市,可是那份熟悉的感觉依然还留在心里。

“网。。。球?”越前龙马轻轻地说道,然后拿起手中一直握着的网球看了看,他心里莫名,就像身旁那位少女说的一样,心里唯独对这个有特别的留恋,网球是他的梦想吗。

就在他努力的沉静去想时,球场上的比赛也刚刚结束,手冢国光输了,这样的结果虽然让人意外,但是却欣然接受了,因为这场比赛他们看的是这两位少年怀着同样的梦想和宣言比赛着,无论谁输谁赢,这场比赛两人打的都是漂亮精彩的。

手冢国光回到队里,从大石口中得知越前龙马失忆,他如常冷静的去对待这件事,看了看身旁的越前龙马,看到这位少年依然是认真的看着比赛,他没有去打扰,因为现在也许只有网球才能帮越前龙马恢复记忆了。

慢慢收回视线目送第二场双打的乾贞治和海堂熏走上场后,“国光哥哥”身边就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他回头看到单飘雪站在自己身边,正晒着太阳,他微微皱了皱眉,脸拉下,“快回到座位上去”明明身体就不好,还这么大胆的站在太阳下。

单飘雪只是笑了笑,然后说:“没关系的,现在太阳不大,可以适当的晒晒”

听到她这么说,手冢国光实在没辙的放弃继续劝说。

“国光哥哥”单飘雪凝视着手冢国光,嘴角带着她依然的温柔说:“比赛很精彩”精彩的并没有输,无论是他还是弦一郎哥哥。

手冢国光收回视线,然后看着球场上第二场比赛,镜片下那双冷清的眼里渐渐平缓下,带着一丝柔光,良久后才轻轻的回答:“嗯”

这场比赛,他努力了,所以也没有遗憾了。

而坐在不远处的迹部景吾,忍不住回头看着手冢国光身旁那位少女时,那张笑容映入他的眼里都觉得很炫目,就像看到阳光的第一眼时露出的笑容,纯净动人。或许曾经,很久很久以前,他看见过,可是没有珍惜,没有把握机会把她抓住,才从他的指缝间流走,而错过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他深爱的单飘雪已经不在爱他了,再也不会停下脚步等着他迟到的转身,一个机会也不会给他了。

他和她现实的故事已经结束,彻底成为了今后他偶尔想起去翻阅的童话故事了。

那个不真实却美的不想醒来的梦。。。

场下的比赛依然是白热化的进行中,一场接着一场,站在观众席上观看比赛的单飘雪,心里从低潮回升的**,起伏不定的心情都让她忍不住双手握紧,因为接下来的一场比赛就是他和越前的,不过越前还没有回来,真的很让人担心,同样对于这两人的比赛她是期待着,又紧张着。

终于,这场双打是大石和菊丸赢了,就在大家又高兴又为越前龙马还没有回来而担心时,那位少年忽然的出现让单飘雪他们都一惊。

“越前,你怎么样了?”大石紧忙上前问道,如果还没有想起来,那比赛怎么办。

只见越前龙马拉了拉帽檐,嘴角微微弯起带着依然嚣张的态度说:“前辈,你在担心什么”

少年熟悉的态度让大石他们安心的一笑,终于赶上了。

当越前龙马拿起球拍要走上场之时,他回头看了看站在手冢国光身旁的单飘雪,态度依然自信带点嚣张地说:“我是不会输给那个人了”

单飘雪轻轻一笑的点点头,“加油”她相信这位少年,同样也相信他,她会为这两人加油的。

目送越前走上场后,单飘雪就把视线移到同样也看着自己的少年,他对自己自信的一笑,而她也为他加油的一笑。

他们曾经约定好的,站在他所能望及到得地方,看着他站在全国舞台上发扬着属于他的光芒。

——我已经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了,精市。

球场上的两人,带着各自不能输的信念开始了比赛,这是拿到全国冠军的最后对决。

看着那位在网球上挥着球拍散发强大的王者气势的少年,单飘雪的心里忍不住的激扬起,这才是真正的幸村精市,经过汗水,泪水甚至绝望后努力,经历了多少波折才能成功的站在这个舞台上,只觉得他所有努力的过程都在自己眼前掠过,被深深感动着。

他说:小雪我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

你做到了,精市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球场上的比赛牵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越前龙马被幸村精市的网球夺去五感,可是很快这位少年又重新站了起来,在比赛进行最后一步时,他打开了最后一道门天衣无缝,以6:4取得了获得冠军的优秀旗帜。

比赛终于结束,青学的少年们纷纷从观众席上跃身而下,一起跑到越前龙马面前高兴把他抛到空中,他们全国大赛的梦终于实现了。

而看着大家获胜的单飘雪为他们感到很高兴,眼角都不禁激动泛起了晶莹,他们赢了,可是他却输了。

忍不住要回头去看那位少年时,“去吧”站在单飘雪身旁的手冢国光轻轻的说道。

“嗯”单飘雪投给他一个感谢的微笑后,便转身去现在最需要她的方向跑去,穿过拥挤的人群,她终于来到了这里,然后看着场下的那位少年叫了一声,“精市”

人声的欢呼声中,幸村精市依然可以听清那个最熟悉的声音,于是他转过身,看着就离自己不到一米处站在球场上半隔栏墙后的单飘雪。

他放下手中的球拍,在队员的目光下朝着那位少女的方向走去。

“我看到了属于精市的光芒,那是很亮很亮,也很温暖感动的光芒,你已经实现了你的梦想了”单飘雪站在那,凝视着眼下的幸村精市,嘴角带笑,眼睛闪着点点晶莹的星光。

就算输了不要紧,在这里会留下了他踏过的深深足迹,抹不去他努力的汗水,也抹不去他们抱着实现的梦想来到这里。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