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番外 攸瓷美人鱼(2)
作者:千佛因 更新:2019-10-20

小公主美丽的鱼尾化成了双腿,她的腿是如此的白皙,如此的柔嫩,仿佛云朵聚成,比鱼尾更脆弱,踩在硌人的细沙上,每一步都仿佛踏在刀尖上。

小公主刚离开岸边就痛得走不动了,她伏在礁石上,露出了要哭的神色。

岸上的迹部王子发现了她,他还记得这个把他拖下水,差点谋杀他的小家伙。

“我一直等在这里,终于抓到你了……”迹部王子托起攸瓷小公主的下巴,露出残忍的笑,命令手下:“把她带回我的城堡。”

迹部王子决定报复攸瓷小公主,他让人给攸瓷小公主换上女仆的衣裙和鞋子,让她服侍自己。

穿上鞋子以后,踩在地上脚也不痛了,小公主很高兴。双脚踏着地面的感觉是如此新鲜,小公主欢快的跳跃着,裙摆飞扬,有如风中的精灵在舞蹈一般,是如此的美丽,城堡中的人都看入迷了。

“啊嗯!”迹部王子不悦的眯起眼:“小鬼,给我过来。”

攸瓷小公主停止跳跃,听话的走到迹部王子身边。迹部王子指着茶壶说:“给我倒茶。”

攸瓷小公主好奇的拿起茶壶,闻到了香香的味道。那是从未有过的花草香,馨香扑鼻,又带着些甜甜的味道,好像很好吃!

攸瓷小公主打开茶壶盖,看到了晶莹的水,水是美丽的橙红色,水中开着各种美丽的小花,散发着浓郁又甜美的香味。

小公主一直以为水是蓝色的,她从没见过橙红色的水,好奇的倒在手上。

“当啷!”

茶壶摔碎,小公主坐倒在地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这是刚泡好的花茶,茶水滚烫,烫伤了小公主柔嫩的胳膊。

“喂,你在搞什么?”迹部王子一转头,就看到了哭泣的小鬼和地上的茶壶碎片,无奈的走过去:“烫伤了?啊嗯,算了,出去看医生吧!”

这样子根本没办法使唤她了。

“唔……”小公主摇头,哭得一抽一抽。

她不能说话,道不出自己的委屈,只是把被烫红的手臂抬起给迹部王子看。从小受尽宠爱的小公主第一次受伤,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啧,麻烦!”迹部王了抱怨了一声,无奈的把小公主抱到沙发上,亲自去叫医生。

小公主白嫩的手臂红了一大片,被医生缠了一圈圈绷带,看起来触目惊心。虽然迹部王子说她自己烫伤,但倒茶是不可能半只胳膊都烫伤的,那明明是被茶泼在手上的痕迹。

很快城堡里就传遍王子虐待一个可怜的哑巴,可怜的孤儿的消息。

虽然是打算虐待她,但还什么都没做的迹部王子:“……!!”

攸瓷小公主在城堡中生活得很愉快,虽然第一天就被奇怪的水烫伤了,但人类都会摸摸她的头,说“好可怜啊”,然后给她好多好多吃的。小公主过得实在太愉快了,以至于忘了要把王子带回海里的事。

但是,迹部王子可没忘了她,即使被误解,他也不会放弃差点“被谋杀”的报复。他不给攸瓷小公主安排房间,让她睡在他房门口的天鹅绒垫子上。

天鹅绒垫子是很软的,比海里的银贝床还要好睡,所以攸瓷小公主一点没觉得委屈。但她只睡了第一晚,因为城堡里的女仆们很羡慕她可以睡在迹部王子的房门外,用很多食物跟她换,交换的人按日期甚至排到了下个月。

于是攸瓷小公主就抱着很多很多吃不完的食物,把迹部王子房门前的天鹅绒垫子出租了。

迹部王子直到半个月后,才发现自己的房门口被“出租”了!他决定惩罚那个胆大妄为的小鬼。

迹部王子约好友忍足一起爬山,两人只带上攸瓷一个仆人,所有杂物都交给攸瓷来背。

攸瓷小公主从来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她娇嫩的双脚很快被鞋子磨破皮,坐在地上不走了。

“啊嗯,别想偷懒。”迹部王子骂道,他实在很了解这个仆人有多能偷懒。

让她帮自己洗衣服,她拿到水里泡一泡就直接晒了,让她帮自己守夜掌灯,一转头她已经靠在沙发上睡了,根本不管他这主人还在半夜挑灯工作。至于其他端盘洗碗,不知道碗盘已经被打破多少,迹部王子如果还想好好吃饭的话,根本不敢让她碰这些工作。

把这名不会说话的孤儿接到城堡快一个月了,别说报复她的“谋杀”,简直是白养着她,她每天只负责吃和睡,比他这位主人还轻闲。

攸瓷小公主脱掉鞋子,露出白皙柔嫩的两只小脚。她的脚是如此的白,如此的美,以至于脚尖上的破皮看起来如此触目惊心。

脚尖上有一点点血,攸瓷小公主好奇的用手戮了戮,然后她就疼得哭起来了。

被娇宠着长大的小公主,才上岸不到一个月,就疼了两次,小公主好委屈好委屈,她要回家!

晶莹的泪珠从小公主绝美的脸颊滑落,仿佛珍珠一般诱人,哭不出声的小公主肩膀轻颤着,像只委屈的小鹿般惹人怜爱。

王子的好友忍足是个怜香惜玉的花花公子,他上前捧起攸瓷小公主的脚,用丝帕为她包裹。但是小公主的小脚实在太可爱了,握在手中柔嫩的就仿佛棉花糖一般,似乎还散发着花的香味。忍足不由得吻上手中可爱的小脚……

“你在干什么?”迹部王子一脚踢开忍足,骂了他一声,又瞪向诱惑了他好友的小鬼:“你……”

攸瓷小公主仰头看向迹部王子,无声的抽噎了一下。她眼睫上还沾着晶莹的泪珠,深蓝色的眼睛好似海水清洗过的宝石,那样脆弱,那样无助,又那样美丽,仿佛闪烁着光芒一般,直直击打在王子的心上。

“我疼……”

攸瓷小公主张开嘴,无声的说着,抿着唇,似乎又准备哭起来。

“真是的,麻烦的小鬼。”迹部王子无奈的横抱起攸瓷小公主:“忍足,回去了。”

忍足无奈的揉揉被踹到的肩膀,跟在迹部王子身后:“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讨厌她呢……欺负喜欢的女孩是小学生做的事,你也应该长大了……”

“忍足,闭嘴。”

攸瓷小公主的脚很快被医生包好,大家对一出门就被王子欺负了的攸瓷抱以同情,送了她很多好吃的食物。

虽然脚已经不疼了,也有很多美食,可是攸瓷小公主想家了,她决定要回家,想到睡不着。于是攸瓷小公主走下城堡的台阶,来到海边,脱下鞋子想踏入海中。

“你干什么?”跟踪她而来的迹部王子拦住她:“脚上有伤就下海,你想痛死吗?”

“……?”攸瓷小公主不懂。

不过看到迹部王子还有海,她终于想起来了,她来到岸上是要救迹部王子的,把他救回海里,她就可以回家了。

于是攸瓷小公主扯着迹部一起下海,但是她力气太小,根本扯不动。于是她用手指着海,示意迹部王子下去。

“不可以,给我回去……”

迹部王子正想把攸瓷小公主带回城堡,一道大浪突然袭卷过来。迹部王子横抱起攸瓷小公主冲上台阶,将她紧紧护在怀里,躲过了海水的击打。

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迹部王子回身,看到海中浮现出5个美丽的人影。最前方的人有着一头浅粟色长发,冰蓝的眼瞳,她担忧的看了一眼她们的小妹妹攸瓷,又转向迹部王子,眼中带中浓烈的杀意。

她张开口,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风中却传来她清晰冷冽的声音:“把攸瓷还给我。”

攸瓷小公主也看到了姐姐们,她听到风中传来不二姐姐的声音:“攸瓷,你还好吗?”

攸瓷小公主用力点头,虽然有痛痛了两次,但是在岸上的每一天她都很开心。可惜她现在没有办法说话,只能用力向姐姐们招手表示她很好。等把迹部王子推下海,她就可以回家了!

得知最疼爱的小妹妹因为爱上人类王子,竟然舍弃了声音和鱼尾跑到岸上,攸瓷小公主的姐姐们担心极了。她们在海岸边等了很久,今天终于看到了小妹妹,还有那个诱拐了小妹妹的,可恶的王子。

众位姐姐们愤怒的操纵海浪卷向王子,却被王子躲过,不过他紧紧护着小妹妹的行为让她们的杀意消了很多。

“把她还给我。”她们这么传达着。

迹部王子用同样冰冷的目光回视她们,拥紧了怀中的攸瓷小公主。

人鱼是不能上岸的,迹部看到用双脚走路的攸瓷时,还以为自己那天记错了。但再次在海中看到人鱼,迹部终于确定,如今他怀中的攸瓷,的确是一条人鱼。

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岸上,是海中出了什么事吗?即然如此,迹部王子的绝对不会让她回去的。

攸瓷小公主很高兴可以在海边看到姐姐们,可惜迹部王子太高大了,她推不动。否则把迹部王子从台阶上推下去,她就可以马上跟姐姐们回家了。

第二天晚上,攸瓷小公主又跑到海边找姐姐们,她一靠近大海,姐姐们马上从海中伏起来。

攸瓷小公主不能说话,所以她只是用口型开心的叫着“姐姐。”

人鱼公主们看着失去了声音的最可爱的妹妹,都露出难过的神情。

“值得吗,攸瓷?”

不二公主抚摸着妹妹柔软的长发,怜惜的问:“你真的那么爱那个王子吗?宁愿用声音换来双腿,你该知道,你再也无法下海了。”

攸瓷小公主看着她,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她想说自己就要回家了,只要把王子推下海,她就回家,回到家就可以说话了,至于其他的,攸瓷听不懂。

看到她的神情,不二公主忧心的问:“王子没有爱上你,对吗?”

爱是什么?

攸瓷小公主茫然的摇头。

她的姐姐们一片大哗,小妹妹用声音换来双腿上岸追求王子,王子却没爱上她,那么小妹妹将来不是要化成泡沫了吗?

“不行,我们得想办法救救攸瓷。”公主们亲吻攸瓷小公主的额头,为她送上祝福,又重新潜入海中。

攸瓷小公主摸摸额头,高兴的回去睡觉。

在她们离开不久,岸上的礁石后,迹部王子走了出来,他看着攸瓷小公主离开的身影,神色复杂。

那天被攸瓷小公主推上岸后,捡到迹部王子的是邻国的一位公主。人们都以为是她救了迹部王子,两国国王觉得这是一场缘份,想让两人联姻,因此那位公主来到了城堡里。

人们都说,她会是迹部王子的新娘。

攸瓷小公主也听到这个传闻,不过她不知道新娘是什么,也没有兴趣理会。她想家了,现在只想把迹部王子推下海里,这样她就可以回家了。

但是王子真的太高大了,她怎么也推不动,而且她每次推王子,到最后都被王子抱住,无奈的说:“你呀……明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

攸瓷小公主露出茫然的神色。

“算了。”迹部王子捧起攸瓷小公主白嫩的小脸,与她额头相抵:“你已经付出很多,其他的都交给我。”

迹部王子并不想结婚,但是国王不理会他的请求,擅自给他和还没到达的邻国公主定下了婚约。全城都挂满了花饰,人们都说,等邻国公主的船一到岸,王子就要和公主举行婚礼啦!

这天晚上,攸瓷小公主再次去看姐姐们,不二公主递给她一把银色的匕首。

“这是我们用头发换来的。”不二公主说:“如果你不能得到王子的爱,在他结婚的第二天清晨,你将化为海中的泡沫,但是,在那之前,你只要用这把匕首杀了王子,将他的鲜血滴在脚上,你就可以变回鱼尾回到海里。去把,我们的妹妹,我们会在海中等你回来。”

然后,攸瓷小公主就茫然的带着匕首回去了。

最近大家说的话,她越来越听不懂,不过她一点也不烦恼。因为要给王子举行婚礼,城堡里准备了好多好多好多美味的食物,攸瓷小公主想到回到海里就再也吃不到了,所以她每天都在努力的吃东西,连迹部王子来了她都不理——反正她现在又推不动王子。

“啊嗯,你是在生我的气吗?”迹部王子问。

攸瓷小公主忙着吃东西,随意的点头。

“不用担心。”迹部王子摸摸她的头发:“我会解决的。”

邻国公主的船终于到达,从船上走下一位有着深红发色的美丽公主。她提着裙摆,高傲的仰着下巴对前来接她的迹部王子说:“你可以叫我岳人公主,先说好,我并不想嫁给你。”

岳人公主是一位美丽又骄傲的公主,她不愿意接受政治联姻,这正合迹部王子的意,两人决定一同反抗国王们。

尽管国王想达成两国联姻,但王子和公主都不愿意,他们也没办法。只是这消息还没传出,人们看到王子和公主经常在一起,都认为他们相爱了。

攸瓷小公主在厨房埋头大吃了几天,终于吃饱喝足,决定要回家了。

她起身去找王子,女仆们告诉她,王子和邻国公主正在海岸边的阳台上约会。在攸瓷找到王子之前,听到传言的忍足已经找到迹部王子,质问他:“传言是怎么回事?即然你要和邻国公主结婚,那么攸瓷可以让给我了吧?”

“你在胡说什么?”迹部王子不满道:“我们已经取消了婚约,父王答应明天会通告全国。”

“但是,全国都在传你们相爱了。”

“什么?那攸瓷也听到了……”

攸瓷小公主找到阳台的时候,迹部王子正在和忍足吵架,他靠在阳台的围栏上,身后是大海。这是难得的机会,攸瓷小公主冲上去,将迹部王子推进海里。

“攸瓷?!”

两人一起从高高的阳台跳下去,迹部王子用力抱住攸瓷,将她护在怀里,哗啦一声,海浪翻涌,将两人卷入海中。

人鱼公主们一直在关注小妹妹的情况,她们看到小妹妹将王子推入海中,还以为她已经刺死王子,谁知没一会,迹部王子从海中浮起,怀中抱着她们溺了水的小妹妹。

攸瓷小公主没有刺死王子,所以她还是人类。

“为什么不杀了他呢,攸瓷?”不二公主问:“不杀死王子,你会变成海中的泡沫的。”

“咳咳……”迹部王子靠在岸边的礁石上,手中仍旧紧紧抱着晕迷的攸瓷小公主。他对众位人鱼公主说:“本大爷不会让攸瓷变成泡沫的,因为我会娶她。”

“但你要娶邻国的公主……”

“我不会!”迹部王子拥紧了攸瓷小公主:“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虽然这小鬼很笨,什么都不懂,但她愿意用声音交换双腿,只为了一次与我相爱的机会……我想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愿意如此爱我的人了。而我也一样,你们在这世上,不会再找到比本大爷更爱她的人……”

海浪翻涌,海王手冢浮现在海面上,他眼神凌厉的盯着迹部王子:“你的话是否发自真心?”

“是的!”迹部王子斩钉截铁。

此时,攸瓷小公主悠悠转醒,她一抬头就看到父王和姐姐们,欣喜的跑向他们。

她终于把迹部王子推下海了,这下她可以回家啦!

刚跑了一步,就被人搂住腰。攸瓷小公主转身,看到了迹部王子。

咦?不是已经把王子推下海了吗?咦?为什么他们还在岸边?

攸瓷小公主不解,但前面就是大海了,于是她想拉着迹部王子下海。但是她的腰被迹部王子紧紧捁在双臂中,用尽全力也推不开。

以为攸瓷小公主在生气,迹部王子捧起她的小脸,认真的说:“啊嗯,听着,攸瓷,这句话本大爷只说一次。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什么?

攸瓷小公主不解,嫁是什么东西?

但是她不能说话,等她想转去找姐姐们解答时,已经被迹部王子吻住了嘴唇。

攸瓷小公主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想把王子救回海里,然后就可以回家了。但是王子当着父王和姐姐们的面向她求婚了(姐姐们说那叫求婚),父王答应了,所以她要嫁给王子了。

嫁是什么攸瓷小公主不懂,她被姐姐们换上了缀满珍珠的裙子,披上拖地的婚纱,被迹部王子挽着手走过了长长的红毯。有人问话,迹部王子对她说,你只要点头就好。

于是,不能说话,又很乖的攸瓷小公主点头。

然后,教堂的钟声响起,天上炸开了朵朵礼花,迹部王子抱起攸瓷小公主,带她乘坐上游行的马车。

“攸瓷!”一名黑发的妖娆美女追上了马车,攸瓷一看,竟然是好久不见的观月巫女。观月巫女笑着递给攸瓷小公主一个白色小瓶子:“恭喜你梦想成真,这是送你的新婚礼物,喝下这个后,你就能说话了。”

迹部王子露出惊喜的目光,迫不及待想听到攸瓷小公主美丽的声音。看着攸瓷小公主喝下药水,迹部王子问:“攸瓷,可以说话了吗?”

“嗯。”攸瓷点头:“可以了。”

她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比迹部王子听过的所有音乐都更美。迹部王子紧紧握着攸瓷小公主的手,他的心跳从未如此激烈。

“那么,攸瓷,你是不是有句话要对我说?”

是的,攸瓷小公主对他的所有付出,他一直只能从她的姐姐们那里偷听到。现在,他想亲耳听到攸瓷小公主对他说“我爱你”。

攸瓷小公主点头,她是有话要说,这个疑问她等很久了,但是她不能说话,大家都不理她。即然迹部王子问了,她就说出来: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