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悖论 02
作者:天方夜雨 更新:2019-10-20

  我点头道:“不错,这正是一个悖论。现在我们换一种想法,这种想法并不乐观——如果我们永远得不到那样火系宝物,或者说,并不存在那样足够强盛的火系宝物,会造成什么后果?”   舒芊草不假思索地说:“我们会被永远困在这墓道。”   我灵机一动,追问道:“会被困这墓道多少时间?”

  舒芊草道:“永远。如果已经排除了获得火系宝物的可能,那么我们会被困在这墓道一辈子,直到我们死去。”

  我感到越来越有趣了,或许她还没感到这些话的意义,但我的心里却越来越明朗,越来越激动:“那么,如果我们真的无法获救,最终困死在这墓道里,在我们死去的时候,这墓道的谜局会不会就此破解?”

  舒芊草笑了笑,道:“当然不会!因为让这墓道形成困局的,并不是我们的肉体,而是我们身上携带的两样金属性宝物!这两样宝物一日不消亡,墓道的困局便一日不会解除!”

  我接着她的话,继续分析道:“而银发夹和黄金棍又是能够长期保存的物品,加上它们特有的灵气,甚至能够保存数千年!那么,在往后这几千年里,这墓道里的困局永远不会被破解!”

  舒芊草道:“是的,如果这墓道能够继续存在这么多年,不发生山崩地裂之类的自然现象,这困局恐怕会永远存在。而这存在的根源就在于,墓道上古就形成的土系与这墓道中的两样金系宝物发生了冲突!”

  我于是问了一句话,这句话在我脑海中已经清晰地形成,而且再也保存不住了,我有一种将它喷薄而出的冲动:

  “芊草,你听好——假如在此时或者往后的某个时段,有那么一个人偶然间发现了这个墓道,当他进入这墓道的时候,你觉得他会看到怎样的情景?”

  “什么?”舒芊草拉住我的手忽然动了动,她说的话有些情不自禁,“你再说一次!”

  “我是说,当这个困局已经形成之后的某个时段,也许是现在,也许是若干年以后,也许是我们已经不在而这两样金属宝物依然存在这墓道的时候,也就是说,——这困局依然存在的时候,有那样一个人,突然闯入了这个墓道的谜局,那么他会看到什么?是一个墓道,还是一堵墙……”   “当然是一个墓道!”舒芊草叫道。   我心中突然充满了惊喜,道:“为什么?”

  “困局因我们而生,只能困住当事人,在外人看来,这墓道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墓道,不会变成其他的东西!除非他也像我们一样携带着宝物,否则,他看到的应该仍然是一条墓道!”舒芊草的声音同样也充满了惊喜。   因为,这个想法改变了一切!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道:“也就是说——”

  舒芊草抢着说道:“也就是说,这个墓道存在一个巨大的悖论——那堵墙不该出现,那堵墙是不存在的!”

  我黑暗中朝她伸了伸大拇指,此时也不管她是否能够看到了,一转身开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拿出了手电筒。

  “啪!”我打开了手电筒。虽然光线十分微弱,但依然能够照亮脚下的路。

  果然不出所料,身后那堵墙就在我们眼前。虽然刚才已经朝前走了一大段路,但是此时这堵墙真像长了腿似的,牢牢地跟在我们身后。   这堵墙丝毫没变,所有的纹饰跟刚才看到的完全一致。

  不知怎么的,我忽然感到心情十分激动,我拿着手电筒的手也在微微地颤抖。

  如果我们刚才的推断是正确的话,那么这堵墙只是一个虚无的存在。——如果这堵墙是虚无的,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无视它的存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从“墙”里钻出去!

  我和舒芊草对视了一下,然后镇定了一下心情,慢慢朝这堵墙伸出手去。

  那堵墙就在我眼前不到半米的地方,我甚至能够感到自己的呼吸都能被这墙反弹回来。   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手一直在往前伸,但是一直没有碰到这墙壁。   我朝前走了一小步,再次伸出了手。   但是,我的手依然没有碰到这墙壁,依然伸在空气中。   再一看这墙,依然离开我的手大约半米的距离。

  我内心一边狂跳,一边飞速地转动着思维,心想我们的推理马上就要被证实了!

  此时,我们已经往前走了好几步,而那堵墙就好像在往后退一样,永远跟我们隔开了一点距离!   我们停了下来。因为我们已经知道,这堵墙是虚无的。

  但是,一个新的问题出来了。这堵墙虽然只能看见不能碰到,但是它却永远存在于我们的视线中。只要它没有彻底消失,我们还是无法从原路回去。

  因为,它会永远呆在我们眼前的某个地方,这样走下去同样不可能出现尽头。因为我们无法想象在尽头出现的时候,这堵墙会如何发生变化,那是不可思议的,在逻辑上也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我回头问舒芊草:“怎么办,这样下去同样没有尽头……”

  舒芊草看上去也很苦恼,她伸手抓了抓头发,好像若有所悟,道:“我想到一个好玩的情节。如果我们用个什么东西去丢它,你猜会发生什么情况?”

  我听了,感到十分惊诧,这小举动看似简单,实则同样充满着悖论——既然这堵墙的存在是个悖论,那么它的位置也是个悖论。怎么说呢——这堵墙本身是虚无的,因此它的位置也是虚无的,也就是说,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那么,只要我们在原地找个东西去丢它,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是不可思议的:

  如果我们所丢出的东西砸中了这堵墙,那么丢出的这东西势必会进入墙体里面,不可能被弹回来。这样就证明,这堵墙是有个固定的位置的,这与我们刚才行走的试验相悖。

  如果我们所丢出的东西没有砸中墙体,那么这堵墙势必会突然往前推移,我们丢出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会在墙体的跟前掉落。这样一来,就能够证明这堵墙是没有位置的,这方佛并不与现状相悖。但是,如果此时我们往后退,这堵墙会继续跟进,还是继续留在原地?

  也就是说,如果墙体跟前有两个物体,它会以哪个物体为参照?无论如何选择,这都是一个新的悖论:如果它以丢出的东西为参照,那么我们可以把丢出的东西留在原地,我们再转身往前走,这堵墙就永远不可能跟在我们身后了。

  如果它依然以我们为参照,那么我们丢出的东西就进入了墙体里面,这同样触犯了前一个悖论!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