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残缺的大道烙印
作者:浮沉三世 更新:2019-10-20

呼啸一声,王玥驾驭着霞红流光的飞剑腾空而起。待靠近李志泰御剑范围,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神情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有表示任何,但看向李志泰充满激情的动作脸上愉悦的兴奋表情却是一览无余。 “小师妹!注意,快……别靠近小师弟。”何芩突然回过神,感觉到李志泰周围天地灵气的不对劲,脸上惊恐的表情、嘶哑的声音让人心裂的大声朝着王玥喊道。

可惜,王玥正在兴致上。就算听见了何芩的叫唤仍是毫不在意的朝着李志泰飞进。满腹心情和言语都全部表现在肢体语言上。

忽高忽低,两手左右乱摆,五指拿捏,两眼紧盯着李志泰。

陡然,王玥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体周围莫名的有着一股强力在拉扯着自己脚下的飞剑。摇摇晃晃,站不稳。

“师姐!”猛然身体急坠而下,王玥一声大呼。

“喂!不喊师弟吗?”

看见情况不对,李志泰赶紧御剑近到王玥旁边连忙伸手一揽,朝着怀中的可人儿微微一笑。

底下两人见状,动作一致,连忙拍拍胸口,暗暗松了一口气。

天地灵气不稳,那是因为李志泰堪比大乘期的精神力勃然而发,基本都附着在黒蛟剑身。体内灵力也在无时无刻的猛烈的朝着黒蛟剑内灌注。所以李志泰御剑飞行的速度才会如此之快。而因为精神力的激烈波动,外加李志泰自己的认为,有消耗就要时刻补充,自作聪明的一招,一边飞行一边心神还留有着一丝念头吸纳着天地的灵气以补充自身的消耗。这样,置于李志泰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自是一片紊乱。

王玥这么冒失,没有一点防备的朝着李志泰飞近,紊乱的天地灵气对于一直小心翼翼却又敢于快速御剑飞行的王玥影响自然甚大。

看着怀中双手捂脸、紧闭着双眼的人儿,李志泰心底觉得好笑。不觉得已经安全了吗?

轻轻一个大挪腾,御剑停在了金仙顶上。又轻轻拍了拍怀中可人儿的小手。

“小师姐!安全咯!还不下来。”

“呀!好险啊!可爱师姐我差点以为自己会摔的粉身碎骨了这次……呜呜!”拍拍胸口,又愣愣的看了看近在眼前的一张大脸。

李志泰的脸上若有若无的贼笑让人看的心慌。

“师妹!还不下来。”何芩说道。

“呀……!”一阵犟扭,王玥连忙从李志泰的怀里跳了下来。眼中流波荧荧,绯红的双颊,嘴角因为羞涩蕴含的浅笑。三步一回头。

刚才还不觉得,直看到现在的王玥,李志泰突然心中“噗通、噗通”一阵小鹿乱跳似的紧张。脸上强装无恙,两手却是微微用力紧绷着筋肉。

看到美女终于还是不自然了起来,再怎么漠视,不过当见到难以抵挡的风情还是一样会着迷。

李志泰突然感觉,王玥这几步走开,似乎已经走了几个月的时间。

“小师妹!叫我怎么说你,哈!你没有感觉到小师弟身边灵气波动一点都不正常吗?天啊!月亮。担心死我了……”松了一口气,回过气力的花解语看到王玥迟疑的动作,表情甚是无奈。连忙一手把王玥拉到自己身边,口中不无担心和紧张的说道。

“师姐!”娇莺婉转,清音高低,两手拉扯甩动着何芩的一双小手。看着满脸委屈却又满脸绯红不好意思的神情,叫也准备开始说教的何芩不忍再多说。

“下次稳当点,知道吗?”口气严厉,不过双眼却是看向了李志泰一边。

“还有,小师弟。你刚才是怎么回事,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怎么会波动的那么厉害?”何芩不解的问道。

“你在飞剑的同时,一边可以说话,一边还吸收天地灵气……而且还可以分神救人?师弟!你真是一轮明月照大地,太亮眼了。呼呼!”花解语满脸惊奇,在一旁用着打量怪物的眼神看着李志泰。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体内的灵力消耗的那么厉害,当然要一边吸收天地的灵气来补充啊!而且,一边御剑飞行,一边说话不是很正常的吗?”李志泰更是满脸奇怪的样子反问了一句。

“你……”花解语被李志泰的一番想当然的说辞憋的说不出任何,一手指着李志泰“你”了一句,转而无语的朝着何芩眨了眨那双黑白分明、清澈有神的大眼。

“若不是师傅说你有金丹期的修为,我都以为你已经是分神期的老怪物了。”何芩更是无语,也是眨巴着双眼,片刻后幽幽的朝着李志泰说道。

“师姐!你好厉害,你说师傅是老怪物哎!”走进何芩身边,李志泰看也不敢看王玥。只是笑嘻嘻的朝着何芩挖苦了一句。

“这!……”三人一怔,无语至极。

看着李志泰走近,一脸无所谓,还仍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三人突然俱是磨咬着牙齿,朝着李志泰伸手给了一个巴掌。

“不管你是如何想的,也不管你是如何在金丹期就做到一边御剑飞行一边还可以说话,但是做为你的二师姐,我只是想告诉你。心神系在飞剑,灵力若有若无。与剑心和,乘风御宇。……这是御剑最后的要点。御剑飞行,一般不是逃命的话,根本不用消耗体内什么灵力。”

“对!月亮啊!我也是无语了。你怎么会想到一边御剑飞行一边吸纳天地灵气,难道你不怕走火入魔吗?就算是逃命似的御剑飞行,一般人也只会吃下丹药来补充身体内的消耗。难道这天地灵气,你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吸纳吗?”

“三师妹说的对!”何芩又朝着李志泰问道“你体制是什么属性?金、木、水、火、土?”

“这……你们说的我都有点晕乎了。不过大师姐说过我比较适合修炼雷系的法术,但是这不影响我吸纳天地灵气修炼啊!……这个你们看我算是什么体制?”李志泰两眼直翻,双手一摊道。

“雷系?可是不应该啊?”

“对哦!月亮!你太亮了!我也晕乎了……”

“两位师姐,难道你们忘记了还有一种体制吗?如果你们不知道,但可爱师妹我知道哦!咯咯!”恢复俏皮的模样,王玥一手一边拽这何芩,花解语的衣袖不停的摇摆。

忽略了这个青清云峰的看书狂了。

花解语和何芩恍然,皆转头看向王玥。

清云峰内,唯一一个不喜欢修炼,整天只知道玩耍,喜欢看古典籍的人只有王玥。或许王玥真的知道什么,两人连忙做好姿势,等待着王玥的解说。

微微扭头,神色紧张,斜瞅了李志泰一眼。王玥可爱的面容突然红的厉害。

“两位师姐!我忘记了……要不我们去查查?”

“呃!”……

“忘记了!你还是最爱玩的,怎么可能花心思去记住那些枯燥的东西。月亮哦!”花解语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

看着眼前的三人,李志泰的心神系在了王玥的可爱面容上。看着三人在一旁不停的对视着双眼。李志泰突然觉得心里闷的慌,转而脸上若似轻松。

“三位师姐!这我是什么体制和修行没有什么联系吧?一直这样过来我感觉很好啊!反正我是不愿意纠结那些不重要的东西呢!我去修炼。心神系在飞剑,灵力若有若无。与剑心和,乘风御宇。这是御剑飞行的最后关键吗?”

“师姐!明天见!”说完,李志泰劲走离开。

“嗯!……明天见……”声音底的不可闻。

三人中,花解语、何芩还在思量着发生在李志泰身上奇怪的一些,唯有王玥听见李志泰离开时候的招呼。脸红红,低头,小声的回了一句。

一直在金仙顶修炼,仙园好久没有涉足。

冷风吹起,仙园里,看着碎石堆堆,早上露水结冰仍挂在树梢的晶莹。李志泰心底突然觉得好寂寞,刚才的一丝心动莫名突然的消失。

“道!”

心神系在飞剑,灵力若有若无。与剑心和,乘风御宇。“还是我对御剑飞行太在意了,顺其自然不是很好吗?”

抖抖手中的宝剑,铿锵一声,闷闷如巨龙低吟。紧捏薄薄剑身,咬咬牙,李志泰一手捻着剑身两翼朝着自己的左手心刺去。

“剑啊!剑啊!若是我的血能让你轻灵,你便给我豪光大作起来。若是你有灵性,你便不要在乎我会脚踏你一时。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在我的手中大方光彩……”

随着李志泰一字一句的说道,黒蛟剑好似真的听到了李志泰的说辞。嗡嗡声阵阵,一束黑光夹着紫色的光点勃发,粘在剑身上的血渍片刻消失不见。

剑身更是一道道金光突然凭空烙印其上。透过李志泰满是惊炸的双眼,一笔连贯,瞬间片刻,一道神奇狭长的金纹凸显其上。

“奇怪!这图形怎么看的这么眼熟。”

“大道烙印!怎么会是大道烙印!……”一道白烟散开。

惊喜的吼叫,气力十足,却又略先苍老的嘶喊声。……是松波子。

“你没死?哈哈!你没死……老头!真是太好了。”陡然看到松波子出现,李志泰真是高兴极了。

本以为松波子因为帮助自己早已死去,一份愧疚,李志泰一直藏在心里。突然看到松波子的出现,李志泰激动的话音颤颤,垂拿捏剑柄,双手伸出连忙给了松波子一个紧紧亲热的拥抱。

“上人!莫要这样,小神惶恐。”

“上人,大道烙印!”挣开李志泰的拥抱,松波子一脸惊喜的指着李志泰手中黒蛟剑上的金纹叫唤道。

“大道烙印?但我怎么看的这么眼熟。”听见松波子的叫唤,李志泰没有再表现的太过激动。而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了手中黒蛟剑上的金纹。

“哦!想起来了……这好像我头上以前的胎记模样。”刚想到这点,蓦然李志泰觉得额头一点好像应着心中所想突然热流阵阵。

“疼!好疼啊……”一股钻人心的疼痛,额头好似被火烙印。

“上人……你怎么了?……上人?”看到李志泰突然松开手中突然又是一阵火红光芒映射的宝剑,双手捂在额头,满脸痛苦的神情,松波子满脸惊恐的赶忙上前扶住李志泰。

但是这却止不住李志泰的动作,而松波子也不敢做逾越自己的身份的举动,过分贴近李志泰。

站在一边一直焦虑着,时间流逝很快,天也慢慢黑了下来。直到李志泰在地上躺着已经是喘着粗气,松波子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上前扶起了李志泰。

“上人!好些了吗?上人刚才是怎么了?”

“我!……”李志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我!”了一声,转而低头沉思。

一时间清云峰,仙园内。黑漆漆的夜幕下,冷风里。两个狭长的身影立在其中。而远在一边山脉的藏剑峰内。

“听说李耀花那杂种的儿子还没有死。你是怎么办事的?看来这内宗峰主的位置好像你不是很愿意继承咯?”金碧辉煌的大殿上座。一身穿白鹤图纹紫袍,坐姿身材也显高大。满头黑发,脸上眉毛和下巴胡须却皆是白色的老人正满脸带有嘲弄、不满的神色斜瞅着眼前的一衣着青衫的年轻公子。

“长老,不是小人做事不力。上次小人和赵诺一起诱骗到李志泰那个臭小子去了秦池,但岂料那小子原来一点修为都没有,所以也是小人亲手拿住那混蛋的头按进水里直至确认到死亡。不过后来却发现这小子突然又有了呼吸,奇怪。不得已,小人只好一剑刺穿这小子的肩膀,然后御剑把那小子又投到了湖底。”

“长老啊!小人真是确认到那小子是已经沉入湖底才离开的。谁想到这样那小子都死不了。”长衫公子哥现在的模样真不似一朗朗大男人的作态,屈膝弯腰跪倒在地,满脸讨好又无奈神色夹杂,委屈的替自己辩解道。

“这是你不够狠!于强,虽然你很聪明,很会把握住别人的心思,一直也让老朽开心不已,但你别当老朽老眼昏花,不知道你在外门所干的那些事。本来这次招你进来,老朽确实是想一掌毙了你一了百了。老朽可不希望藏剑峰出现第二个我。”

“不过我决定,这次还是绕你一次。而且还要提拔你为这次大比的带队人。”老者先是满脸凶狠的神色,接着神色又是一转,春风吹满脸上,和蔼的表情叫人不敢相信刚才老者还是语词尖锐,满脸杀气的一幕。

听到老人前一句,于强已经是连跪都跪不稳了,但听到老者紧跟后面的一句,于强这才知道自己很嫩,先棒子后甜枣,眼前这老家伙肯定又是想利用自己干些见不得人的事了。

“长老有什么事要小人去做,尽管吩咐。小人一定万死不辞,赴汤蹈火,上火山下油锅……”

“行了,别拍马屁了。老朽直接跟你入正题。记好,这次宗内大比,因为主峰内的规定,所以李耀华那杂种的儿子肯定会在清云峰的队伍里。明天就是主峰点名册的时间,过后都会四下分开出山。所以我要你这次一定要抓住机会,在那小子出山的时候把他给灭了。而且老朽还要你连清云峰的人一个不留,知道吗?如果做的好……这藏剑峰内宗宗主的位置嘛……!”

“是!是!长老的计划果然妙。只要出了山,这宗门内弟子不准互相杀戮的戒律便是摆饰。小人知道怎么做了。”点头哈腰,于强的满脸谦恭的模样。

听着于强略带兴奋的应和,老者满脸欣慰,一手抚着下颚胡须,一边笑道:“老朽不管你出山后会有什么安排,但是……。只要你够狠就会成事,现在的你也有分神期的修为了吧!”

“这还不是有赖于长老赐给的丹药之功,小人在这里再次谢谢长老的栽培!不过有一点小人不知,这李耀华那老杂种已是废物,为何长老您还要赶尽杀绝呢!他那废物儿子我也看过,根本就没有丝毫修为。长老,何必顾及太多。”于强起身微笑道。

“李耀华虽然成了废物,不过他那儿子可不是废物,至少他的舅舅你也应该知道是谁。嘿嘿……朝阳宗和天机门勾结,以为老朽不知道。老朽一向奉行斩草除根这个道理,一点威胁老朽也不允许它存在。明天,你去试试那个小子。至少你要知道那个小子这半年在清云峰学到了些什么!”老朽平静的脸上,平淡的话语,却字字狠毒。

于强谦恭低头的脸上一时间黑红之色交替变换不停。

“老家伙,你毒,老子比你更毒。咋们走着瞧,教训老子,合体期后期?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底牌,不过,现在还不是和你翻脸的时候。”

心里暗暗说着恶毒的话,脸上却没有再表现任何。

“长老,那小人该怎么试探……”

“这还用老朽教你?他那死去的娘亲和他那废物一般的老爹一直是他心中的疑惑,他娘亲还是天机门的人。想想这些,还用老朽教你怎么做吗?我万历虽然无勇,却不会连这点谋略也不会做算计的吧?这样你还想跟在老朽后面,嗯?”

自称万历的老者,满脸不屑的看着于强嘲讽道。

“长老,还是您的计谋妙啊。小人就是喜欢跟人拼大,这计谋小人还真不擅长。长老真是英明万分呐!小人也不在乎这么个峰主的位置,只希望这次事成之后能留在长老身边便心安了。”

没有计较万历的冷嘲热讽,于强很是谦逊,言语溜溜的显摆了自己的一番“忠心”。

互相看看,两人俱是轻轻一笑,意味深长。

万历,也就是藏剑峰内宗的三张老。因为其他两长老俱是闭死关百年,至今未出。而且当年内宗宗主也是万历的手下跟班。所以这么多年藏剑峰的大权一直紧捏在万历的手中,要想出头,就一定要巴结万历,得其欢心。于强就是这么一个不甘愿平凡不甘愿枯燥修炼生活的人。对于权利,于强热衷非常。

做人低调阴毒,表面对谁都笑容不断。这样的人自然能的到宗内的弟子们的好感,也自然极容易的进入了万历的法眼。溜须马匹,看人神色,讨好自贬。最终,于强终于顺利的被万历纳入心腹,也自然达到了他一直想在内门外门呼风唤雨的愿望。

可是万历是什么人,比于强更毒的人。毒在心里没有任何只有自己。

两人心中想的都是自己,自私的人永远没有朋友。微微一拱手,于强弯腰低头,转身离开,直起身,嘴角噙着冷笑。却不知,背后也是一副冷笑的嘴脸在看着他自己。

就在两人暗暗冷笑同时,清云峰,仙园内。刚才的回想,让李志泰终于彻底想起。

“原来!这真的是我以前头上的胎记!”李志泰感慨万分的说道。

“上人,这是大道烙印。”听到李志泰一番自言自语的感慨,松波子连忙说道。

“大道烙印?什么玩意?你怎么知道?有什么用处?”

连续四个疑问,可见李志泰心中迷惑甚深。

“上人!大道烙印就是混沌天地初开,御宇大道的印记。小人恐怕乃现在天地唯一的正神,自然能感受到这大道烙印上所发出的神威。但是小神觉得这大道烙印好像是残缺的,要不然小神现在恐怕连站也站不稳。这大道烙印在一些顶天大神通者手里自然没有太大用处,但是在我们这些小仙,凡人手中那就是逆天的东西。这可以让一些修炼者更好的感悟天道。”

“上人!这……上人恐怕真是远古某位大神通之人的转世。这……天地有福咯!哈哈……”说到这,松波子压抑不住的一阵疯狂大笑。

暗暗自嘲,“我那是什么大神通之人转世。原来的世界,我就是鸟人一个。谁也不愿接触的一个人。而且还是凡人……呵!”

不过,看到松波子这么高兴,李志泰也跟着笑道:“也对,看来我是福缘不浅。以后肯定有出息咯!……哈哈!”

“上人,您肯定会是自道祖离开后,天地第一位修到大神通的人。”

“嗯!”两两正笑的高兴,李志泰突然想起从师傅肖花那里出来的时候心中就突然生起的一些担忧,对松波子说道:“老松!你说你是正神,那现在一般的修炼者你能敌过吗?”

“这,自然能。小神现在大乘后期的修为,而且还是上人亲口封的正神阶位。对付现在仙流中两个一般的大乘修炼者,那是绰绰有余。”松波子先是一阵疑惑,转瞬又满口肯定的回到。

“哦!那这我就放心了。松波子,明天我可能就要出山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清云峰内的一切,你能帮我照顾一下吗?”一是感慨,二也有点担忧。李志泰紧紧握住松波子的双手请求道。

“上人!小神现在贵为清云峰的山神,这清云峰内的一切小神自然要一一给于保护。小神也知道上人担忧什么,不过还请上人放心。只要小神有一日存活,就不会让这清云峰内的任何人受到伤害。”

“上人!红尘历练在乎体悟心得。一朝顿悟脚下便是一番新天地。上人安心历练,小神省的。”

两人之间相处有段时日,松波子也渐渐放开了一点。听到李志泰的吩咐,松波子定眼一看这仙园内,又看了看李志泰一眼,很干脆,应口答应了下来。

李志泰一手拿剑,一边笑道:“那我先道句谢!这样,以后我也放心了。老松,我先修炼一下飞剑。……你先忙你的去吧!”

“上人!那小神现行告退。”说完,白烟一道。突然,自白烟内传出一道声音,“哎呀!又忘记了!”

“忘记什么?”李志泰盯着渐渐散开来的白烟,疑惑不解,忍不住轻声道。转而,又盯着手中的黒蛟剑愣愣出神。

PS:实在坚持不住,通宵几晚上了。啊可朋友,对不住了。昨天的承诺只能完成这么多。见谅!